手机访问
爱开王中王中特网资料大全短篇小说

深情相对

导读:究竟在爱情中,人会有多卑微?也许看完此篇小说,你会重新定义爱情,重新定义生活。
 
深情相对
 
——灵遁者
 
陈起文载着吴向媛行驶在下山的路上,在一个拐弯处,突然“啪”一声响,他就飞了出去。几秒钟后,他意识到摩托侧滑了。这时一个女孩问:“你怎么样?没事吧?”他回道:“没事。”可当他试着站起来的时候,却使不上力。心里暗道:“糟糕了。”
 
问话的女孩,自然就是吴向媛了。她已经站了起来了。陈起文道:“你受伤没?”吴向媛晃晃胳膊,左右看看,竟然笑道:“我好像没事。”陈起文顾不上和她聊,又试着站起来,还是不行。他对吴向媛道:“看啥呢?拉我一把。”
 
吴向媛赶紧伸手来拉。这时在他们前方停下一辆车,下来一位大姐和大哥。大姐道:“你们没事吧?需要帮忙打120吗?”
 
这时候陈起文终于站了起来,拖着腿道:“谢谢,没事。”和大姐一起的大哥说:“这是急弯道,这不敢停留。”陈起文腿疼,他指指摩托道:“麻烦大哥,帮忙扶起来,到边上。”
 
此时陈起文又看到自己右手掌擦的稀巴烂,血在流,火辣辣的痛。大姐看了,赶紧去车里拿了抽纸。陈起文抓了一把,护在手掌上摁着。吴向媛也才发现自己腰部划伤一大片,于是也拿了一把纸护在腰上按着。
 
大姐道:“看着都疼。划伤挺大的,得处理,不然怕感染。”这时后面又停下一辆车,下来两位青年。过来问:“人没事吧?”
 
陈起文赶紧道:“没事,没事。真是谢谢你们。”其中一个青年道:“现在都快5点了,下山的路还有48公里呢。你摩托还能骑吗?要不坐我的车下去?”
 
这时刚才帮忙扶车的大哥道:“肯定骑不动了,前轮卡死了。推都推不动。拉到这边上,都费力呢。”陈起文过去,察看了一下,确实废了。可是他又不想把摩托留在这里。一个青年似乎看出了陈起文的顾虑道:“这摩托留在这不安全。可能下来个山轮就给你拉走了。要不这样,这个时候叫拖车也不好叫,还死贵,咋也得2千。我给你打电话,联系一个县城山轮上来一拉,你两个跟着山轮一起下去,或者一个先跟我下山去县城。”
 
陈起文听了大喜,忙道:“遇上好人了。那师傅你赶紧联系一下。我在这等着,我朋友坐你的车先下去。”
 
吴向媛看看陈起文道:“我也等着。”陈起文道:“天快黑了,又冷。你先下去,开个房,给咱整点药。”
 
吴向媛还是坚持道:“没事,就一起下去。”这时青年已经挂了电话道:“还真联系上了。要价200元,你看行吗?”
 
陈起文谢道:“可以。那就让师傅现在就出发。”青年道:“我刚才已经说了。”青年不放心,又打一个电话,催说:“可不敢闪了人。一男一女在山上等着呢。看这天,还可能下雨。赶紧出发。”
 
等青年都安顿好了,才说:“那你两个就等着。”陈起文再三谢过,又要了开三轮师傅的电话。又谢过大哥大姐,看着他们离开。
 
陈起文脸色发白,手疼的要命,赶紧坐在石栏上。吴向媛道:“怎么就摔了?我还和闺蜜语音聊天着呢。”
 
陈起文道:“不知道,没征兆。咱俩没事就大吉了。”
 
吴向媛道:“这是第二次了。上次也是景区下山的时候。好在这两次都没事。”
 
陈起文点点头,这才看看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急弯道,下来的时候,上面有标识牌写着:“事故多发区。”
 
吴向媛道:“是不是太快了?”
 
陈起文道:“40码,也不算快。不过你看这地上有沙石。可能就这原因。”
 
这时候陈起文也注意到,石护栏已经破损不堪了。紧挨着石护栏是新的铁护栏。他问:“刚才那个大哥说,这块路段是不是发生好几起事故?”
 
吴向媛道:“嗯,说了。”
 
陈起文站起来道:“那咱还在事故中心点。下山车速快的话,转不过去,就肯定撞这了。容易发生二次事故。而且这里是盲点,下来的车突然看见咱俩,司机会吓一跳。毕竟是深山。你看看这石护栏,明显出过事故,说不定死过人。”
 
吴向媛听了,赶紧站起来道:“别吓人行不?我最怕这个了。”
 
陈起文道:“谁吓你了,我说真的。刚才让你跟着人家到县城等,你咋不去?”
 
吴向媛看了陈起文一眼说了一句:“没良心。”
 
陈起文道:“我倒不怕。我是怕你怕。不知道那个师傅从县城哪里出发,怎么说也得等一个多小时。”
 
吴向媛道:“等就等呗。”
 
陈起文道:“你还得帮我一把,把摩托挪到下边拐角处。”前轮动不了,无奈陈起文只能拉,手钻心的疼。摩托又死猪似的沉,两个人费了半天劲,才挪到位置上。
 
陈的手一阵一阵的疼,抽的感觉头晕,眼糊。过了一分钟,才又清晰了。陈死死摁在手掌上,好像一松开空气就进去了。疼的想哭,又哭不出来,陈就笑了。看着吴向媛不断的笑,龇牙咧嘴的笑。
 
他笑道:“你不痛吗?”
 
吴向媛道:“疼啊。都不敢动。”
 
坐了一会,陈起文站了起来道:“太冰了,坐不住了。站会。”
 
吴向媛道:“咱坐那一边吧。这边靠下山,太不安全。”
 
陈起文道:“放心吧。这个位置就是车再快也撞不到。再说了,这旁边小河,一跳,不就好了吗。”
 
刚说完,又听见“啪”一声。一辆车驶过,吴向媛吓的叫了一声。陈起文看,原来掉下来一叠纸箱子。他说道:“正愁没的坐呢。这下有了,晚上睡都有铺的了。”
 
吴向媛道:“你想啥呢?这荒山野岭你敢睡?我打死也不睡,我走也要走出去。”
 
铺了纸箱子,两个人坐在一块。这时候天已经暗了。这个地方叫天域草原,是个偏僻景区。山上是草原,天然牧场。现在正是深秋,景致灿烂,道路左侧还有小河。由于是天然牧场的原因,可以随处看到牛,羊,马这些牲口。
 
唯一的不足是,深秋进山太冷。饶是陈起文有准备,此时还瑟瑟发抖。加上手疼痛难忍。不过看着眼前的景致,牲口,和坐在自己身边的吴向媛,他反而是宁静的。
 
他甚至想:“这么美的地方,就算死在这里了,也好像不讨厌。”
 
35岁了,还未婚。而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喜欢他,爱他。甚至是陈起文所交往过的女孩中,最爱他的一个了。她如今也28岁了。但她太自卑了。太自卑又表现的处处倔强。陈起文此刻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结婚,到底是要找你爱的,还是爱你的?也许就像母亲说的:“哪有那么多爱情,大多数人都是搭伙过日子。日久生情。”
 
对于吴向媛,陈起文还是会时常想起的。认识3年了,虽然不常见面。但确实会有想到她的时候,只是从未去过她所在的城市。
 
此时吴向媛道:“你的裤子,外套,袖子也都磨破了。”
 
陈起文道:“这还是上次你来买的。”
 
吴向媛道:“辛亏咱俩穿的厚。不然肉都磨了。”
 
说到衣服,陈起文想到了当时在商场的情景。陈起文给吴向媛买了两件衣服,也就一千元。买完后,吴向媛非要给陈起文买。说不买,她的衣服就要扔。就像个撒气的小女孩似的。
 
陈知道她一个月4千多工资,实在不忍。无奈还是买了三件,共计一千多。这不是第一次了,所以陈起文有时候说:“你就是个傻子。”
 
陈起文想到这里,推了一下吴向媛道:“妞,亲我一下。”
 
吴向媛愣了一下,还是凑上来亲了一下。然后道:“看一下你的腿吧。好像渗出来血了。”
 
陈摇头道:“没事,我知道擦破了,但骨头没事。”
 
吴向媛道:“你说咱俩会留疤吗?”
 
陈起文道:“不会的。上次摔倒,你见我腿上留疤了吗?所以放心吧。”
 
说完陈就笑了,吴向媛道:“你笑啥呢?”
 
陈起文笑道:“像个傻子似的,一开始我问你有事没,你还笑,说没事。这会又担心起疤痕来了。”
 
吴向媛道:“真的,刚站起来那会哪都不疼。过了一会才感觉腰疼。”
 
这个时候起了风,陈都打冷颤了。吴向媛道:“都说男人是阳刚之体,我还没打牙呢。你这男人都格格的打开了。身上的火气呢?”
 
陈看着吴向媛笑道:“昨晚不都给你了吗?”说完他自己都哈哈大笑了。
 
吴向媛低头也笑了。笑着低语道:“谁让你昨晚跟牛似的。弄的我一夜没睡好。中午坐在摩托上都睡着了。”
 
陈起文指着路那边吃草的牛,对吴向媛道:“你知道吗?我们农村有这样的说法,男人是牛,女人是地。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吴向媛想回一句什么,可是又想不出词。过了一会还是说了一句:“那你下辈子做女人。”
 
陈起文笑道:“做女人太麻烦。一个月还得收拾一次大姨妈。我操不得那个心。完了还得生孩子,那个疼啊。估计比我现在这手都疼。”
 
吴向媛道:“所以你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疼女人。”
 
陈想起了,去年和吴向媛一起打孩子的事情。他开口道:“如何再给你一次机会的话,你还会打掉孩子吗?”
 
吴向媛不说话了。过了一会才回道:“这话应该问你们男的。不过如果我再怀了,我就肯定生下他。我就一个人把他带大。”
 
陈起文不语,确实打孩子是自己的说的。不过他现在也认为那是个无比正确的选择。不过结束一个生命的感受,总会留在心里,也算是一种警示吧。
 
这个时候,一头牛向他们走过来。吓的吴向媛直往陈起文的怀里躲。陈起文笑道:“放心吧。它不顶人。”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只牛靠近他们,陈起文倒觉得更加温暖。
 
就好像两个孤零零的受伤人,坐在这里的窘迫,被这只牛窥探了一样。它是过来安慰的人。陈起文是一位皮革师,牛皮是他经常拿在手里的东西。包括自己的腰带,就是他亲自用牛皮制作的。
 
牛儿又向前走了,吴向媛有点怵黄牛。但陈起文却高兴,甚至眼睛有点湿润。他特别想伸手去摸摸这牛儿。可当他站起来伸手的时候,牛儿又把头闪开了。但它并没有离开,就那样看着陈起文。
 
陈起文也看着它,又坐回了原位。他说:“牲口都是有灵性的。”山上下来的车,摁喇叭,都没有赶走这只牛。这个牛儿一直就站在他俩旁边。吴向媛道:“也是怪啊。它为什么老站在咱俩这?”
 
陈起文打趣道:“你坐了它的位置,它能不看你吗?”
 
吴向媛反说:“是谁刚才说男人是牛。显然是你坐了它的位置。哈哈。”
 
陈起文也哈哈笑了。这女人终于聪明了一回。以往她总是沦为陈打趣的对象。
 
吴向媛问陈:“下辈子,你愿意做牛吗?”
 
陈起文看着牛儿道:“做牛也看在哪?做牛在这里,也自由。怎么不愿意。”
 
吴向媛道:“嗯。下辈子该你做牛来伺候我了。”
 
牛儿一直站着有半小时了,陈不时地打冷颤。但看着这牛,他心里暖多了。此时天空又飘起了毛毛雨。
 
吴向媛指着河里的牛道:“你看那只牛还在喝水,不冰吗?”
 
陈笑道:“不喝咋办?你给烧壶开水去?”
 
吴向媛又说:“那它们晚上就随便就睡了吗?对了,它们是躺着睡吗?”
 
陈起文道:“你问它?”
 
吴向媛道:“你不是牛吗?”
 
陈起文笑道:“天然牧场,知道什么叫天然牧场吗?就是不是圈养。它们是自由的,睡觉肯定想哪里睡就在哪里。牛马确实是站着睡的。我在农村见过。”
 
吴向媛对着牛儿说:“别在这站了。去吃草吧。”
 
陈起文觉得很神奇,就好像上辈子肯定和这只牛遇见过。所以今天才会这样深情相对。牛不知道陈起文的名字,和他所经历的事情。陈起文也不知道这只牛在这里的经历和足迹。但好像他已经和牛儿沟通过了,又盯着它看了几分钟。陈有种想哭的感觉,他甚至觉得这是他来这里最大的收获了。就是为了和这只牛,进行这样一次对话。
 
下来一辆大卡车,刺耳的鸣笛声,让牛儿回看了一眼。这样才走开了。走到了河槽下面开始吃草。再也没有看陈起文一眼,就好像一切都结束了。认识,交流,离开。
 
已经快8点了,天黑透了。足足等了近三个小时,师傅才上来。是一个高个子操着一口方言的师傅。三个人又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摩托推上山轮。陈起文和吴向媛就蹲在摩托两侧。
 
山轮车开动,在下山的路上,左拐右拐,风特别大,还飘着毛毛细雨。因为手疼的原因,抓不住东西。陈索性坐在山轮上,蹲是蹲不住了。只是忘了拿纸箱子,这会坐着很冰凉。
 
在下山的路上,陈一直看着对面的吴向媛。她一直蹲着,看着前方。陈突然意识道,这个女人和自己患过难,好几次了。没文化,不物质,能吃得住苦,漂亮。也许自己要找的就是这样一个女孩。
 
下了山已经10点了。将摩托卸在一个修理摩托的地方,陈起文付了200元给师傅,又拿了60元给师傅,作为感谢费。师傅异常高兴,他说:“没事,没事。我今天就这一个活。晚上了,不错了。”
 
接下来,陈起文和吴向媛走向医院。吴向媛说就几步路,就不打车了。陈就没有打车。一瘸一拐的跟着吴向媛。他笑道:“这下子成了瘸子了。”
 
到医院,值班医生看了两人情况道:“不是车祸吧。”
 
陈说道:“不是的。就是自己摔的。”
 
医生道:“那没事。洗一下伤口,然后打个破伤风就好了。”
 
由于长时间摁着,手纸都已经粘在手掌上了。医生先用大量的消毒液侵湿。那种消毒液陈也不知道是什么,疼的陈使劲跺脚。吴向媛摁在陈的肩膀道:“坚持一下。”
 
医生拿着镊子,夹着棉花,使劲来回搓手掌。把沾着的手纸,都清理了。再冲一遍,再上一次黄色的药水。陈起文哪里知道,会是那么疼。龇牙都龇不拢了。
 
又是胳膊,又是腿,陈只能忍着。医生道:“这个确实有点疼。”
 
轮到吴向媛了,医生道:“你得躺下,要不药水流到裤子里了。”
 
等吴向媛躺下,陈起文发现她划伤了一大片,比自己的都大。于是用左手摁着她。当医生操作的时候,吴向媛咬着牙,却一动不动。
 
一遍,两遍。在这一刻,陈起文突然觉得这个怕黑,怕鬼,喜欢粘人的女孩,又是无比坚强的。医生道:“你都跺脚了,你看看她。”
 
在打针皮试之后,两个人坐在输液室里等。打了针后,陈起文去退卡。正好遇到一个人不知道卡出了什么问题,整对了20多分钟,才轮到陈起文。
 
退了卡,陈起文就说:“先在附近开个房,然后吃饭。”可是在吃饭的时候,吴向媛说:“今晚我得回家。”
 
陈起文看着吴向媛道:“不是吧。这么晚了,还回去啊。不是说好,今天陪我吗?”
 
吴向媛道:“昨天不是陪了吗?我妈的病你又不是不知道的。我爸得上班,我得回去给做饭。她闻不了烟味。”
 
提到她母亲的病,陈起文也不说什么了。她母亲自去年发现肺癌,一直住院化疗。然后休息,然后再化疗。好多次陈起文说:“不用治疗了。这病无救。再有钱也不管用,何况你家没钱。”
 
事实上,陈的一个亲戚就是这个病,跑到国外去治疗,做了截肢,还是没有保住性命。所以他受不了这个,他认为人有时候得认命,认命才能获得轻松和幸福。
 
陈说:“那都十一点了。你还咋回去?这时候回去也做不了饭啊。明天早上我送你。把你送回去,我也订票回京了。”
 
吴向媛坚持道:“你不用管,我打车回去。半小时就到了。”
 
陈还是没忍住道:“你妈那病,你们商量了没?其实就吃些药,在家静养,心情要紧。你自己也说过,你妈就是一辈子脾气不好,才得这个病。”
 
吴向媛道:“你不知道那疼。不去医院,咋办。有一次她都疼的咬舌头自尽。你说不去咋办?就算我爸同意,我妈那边姐妹能让!她自己也要治。就治疗呗。这样没遗憾。”
 
吴向媛继续道:“我妈那病,就是拖一天是一天。我爸还老问我刚打了2万元,怎么就没了。好像我花了似的。我哥哥姐姐还不管。就我一个。家里拿我一个当男人使唤呢。”说完,她就流泪了。拿餐巾纸擦了一把泪。
 
陈劝慰道:“你哥你爸要挣钱。你姐又闹离婚,打官司。只能是你了。做儿女的这是应该的。”
 
吴向媛没有说话了。低头吃面,吃了一口,呛了,又吐出来。陈起文又拿起菜单看了看道:“光吃面不行。今天受惊了,吃点肉,补补咱流的血。”
 
吴向媛道:“这不有面,有菜。不用点了。”
 
陈起文坚持,吴向媛道:“那你吃,我不吃。”陈起文要了一碗肉,自己夹着吃,也给吴向媛夹着。
 
吴向媛道:“我前段时间,还在医院见了一个。和我妈一样的病。化疗化的人没有样子了,拉屎都拉不出来。也吃下去东西。上次去没见,我估计已经死了。你知道吗?我看到她们,我自己都麻木了。”
 
陈起文接上话道:“这就是我为什么,让你们别治疗了。病没有把人弄死,化疗都把人弄残了。吃不下,拉不出,那不得饿死。人就一口食粮,吃不进去是不行的。再高科技给输液,长时间也不行。”
 
吴向媛道:“不说我妈了。说过来,说过去,什么也改变不了。我也没有办法。我现在请长假了。班都上不了。我都不知道我活着是为什么?”
 
陈起文放下筷子道:“你知道咱俩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是我看书多。不是我挣钱比你多。你问了一个大问题,很多人都会问这个问题,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别人不能告诉你,我能!”
 
他指了指桌子上的菜和肉,说道:“这就是活的意义。吃好这顿饭,待会洗个热水澡,接个吻,安心睡一晚。就舒服了。你会发现,所有的人,在快乐的时候,不会去问活着的意义是什么!都是在失意和痛苦的时候,开始反思人生。问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所以你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在痛苦和艰难的时候,不做关于生命大事的决定。因为你处于消极状态!”
 
吴向媛不说话,也不吃东西。甚至脸上有尴尬的表情。吴向媛还是不屑道:“你一个人,一个人吃了不饿。谁有你自在。”
 
陈起文道:“我怎么自在了?我工作忙的时候,你又不是没看见。一坐一天。这个包包,那个皮鞋。忙都忙不过来。今年就出来两次,一次五一,一次就这。还都是和你。”
 
吴向媛喝了口水道:“是的,你忙。你忙的连回我信息的时候都没有。”
 
陈起文道:“你又来了。我啥时候没有回你信息?”
 
吴向媛道:“你自己看微信。啥时候你是第一时间回复的。很多都是第二天了才回我。有时候,回一句,我再说话,你人又不知道哪里去了。我不知道你一天就那么忙!”
 
陈起文道:“确实有时候第二天回你。我一天不像你们天天盯着那个手机看。我只联系客户。”
 
吴向媛道:“是的,都是女客户吧。”
 
陈起文挠挠头,感觉无语。怎么聊着聊着,让聊到这里。他还是道:“我是干啥的。我是皮革师。女性客户是比男性多。这没错。”
 
吴向媛脸气的通红,陈起文知道不能聊了。就不再说话。吃了饭,陈起文去结账,老板说:“刚才有个师傅给你付了。”然后拿出一张纸条。上面写道:“谢谢你关于生命意义的建议,我听进去了。”
 
陈起文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第一次碰上不认识的人,给自己结账。他笑道:“咱俩今天运气太好了。先是遇上大哥大姐,两个青年,开山轮的师傅,现在吃饭竟然有人结账。”
 
吴向媛点点头,又说:“那是你运气好,我没有那么好运气。”
 
陈起文无语道:“你有时候确实胆小。你就大大方方的,干啥事声音洪亮点。什么事都好办。今天让你给山轮师傅打电话,问到哪了,你都不敢,声音低的,谁能听见。”
 
吴向媛道:“那你为啥不自己问。”
 
陈起文道:“那师傅说的一口方言,我听着费劲啊。”
 
出了面馆,两个人来到街上,县城的街上已经没有几个人在走了。吴向媛道:“你上酒店吧。我就打车回了。”
 
陈起文道:“要不就别回了。明天我送你。”
 
吴向媛还是坚持道:“我爸中午的时候,打电话就催了。你又不是没听见。”
 
陈起文见她这样说,也不坚持了。两个人在路口的灯下,等车。陈起文一直盯着吴向媛,确实有时候觉得她很难。吴向媛有意避开陈的目光。一会打个一个车。吴向媛上车,陈起文忙问:“带现钱了没?”
 
吴向媛点头说:“我有。”车子转眼就消失在夜色了。陈就那样看着,和夜色深情相对,就好像和吴向媛深情相对。
 
前面就是酒店,陈起文此刻却并不着急回酒店。他走在这个陌生的县城街道上,体味这夜色凉凉。虽然今天受伤了,但他觉得今天得到了很多。这是坐在店里工作,所不能得到的。
 
慢慢上了酒店,回到屋里。他想起来手和腿成了这样,也无法洗澡了。就自己慢慢脱了衣服躺在床上了。
 
打开手机,都是吴向媛发的信息。她说:“对不起,我又忍不住看了你的微信。我都不知道,你有女朋友了。人家都要看你了。我还不知道呢。”
 
陈起文坐起身,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这女人坚持回去了。原来原因在这。真是的,有事就不能当面大大方方说吗?他此刻甚至可以想象到,一个女孩坐在出租车,望着夜色,泪流满面的样子了。
 
他打过去电话,吴向媛没有去接。他只能微信回复道:“不解释,那不是我女朋友。她要来看我,是她的事。你看我怎么回复她的。”
 
吴向媛回复道:“我最怕这种了。你不知道,我其实有过一个男朋友。我是他女朋友,结果蹦出来一个女的,还骂我是小三。”
 
陈起文不知道说什么了。他承认自己身边总是有女孩靠近,但他一直只是喜欢,没有选择。因为没有一个女孩,走进他的心。如果仅仅是肉体的需要的话,吴向媛一个女孩就足够了。和过多的女孩有纠缠,在陈看来,是烦心事。
 
所以他回复道:“有件事,你不知道。你以为我很花心,可是我这三年,就睡了你一个女人。你爱信不信!”确实是这样的,有时候陈起文都觉得好像是错觉。
 
所以他有时候觉得,自己是喜欢吴向媛的。尽管这个女人不大方,尽管这个女人没文化。但她总能把自己照顾好,她是最爱他的人。所以她才会这样敏感。陈起文知道,可是他受不了这种神经质的爱。
 
吴向媛又发来信息道:“陈起文,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悲?”
 
陈回复道:“不可悲。每天都是开始。”
 
陈问道:“你觉得你是一个勇敢的女人吗?怕这,怕那,今天却不怕疼。”
 
吴向媛回复道:“不知道。也许我疼习惯了。”
 
接着她又说道:“那女孩照片我看到了,挺漂亮,挺适合你的。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的。我会做好朋友。”
 
陈无语道:“你就是个生瓜蛋子。屁都不懂!”
 
吴向媛道:“咱俩以后少联系吧。我还真怕别人骂我。”
 
陈起文道:“你被别人骂,肯定不是因为我。我单身!谁敢骂你!”
 
这个时候,陈起文翻了一下手机。果然手机里今天拍的照片,视频都被吴向媛删除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删照片了。
 
陈起文也不追问这事了。只是道:“我这次来这边玩,是为啥?不是这里离你近吗?你妈生病,你走不开吗?这不我来了吗?”
 
吴向媛发表情笑道:“你主要还是来看天域草原的。你其实心里肯定有她。不然抖音视频里怎么有她?”
 
陈起文不想解释了,可是这个时候不说话。她这一晚上就失眠了。他回道:“我上传和她的视频,才表示我心里坦荡。我抖音里至少上传了七八个女客户来取东西的视频。”
 
吴向媛道:“咱俩三年了,我从来没有出现在你的大众面前吧。我是女的,作为女性角度,我就是这么看的。”
 
陈起文道:“今天在天域草原上,我们合拍了。你干嘛删了。”
 
吴向媛道:“我是在医院删除的。”
 
陈起文只能道:“没良心。我其实不认识天域草原,我不认识这个县城。我认识你,所以就来了。”
 
吴向媛道:“谢谢你,我很开心。你是我离开北京,第一个来我家乡看我的朋友。”
 
陈起文道:“人都相互的。你对我好,我也想对你好。你还真把我当牛了。那我问你,你愿意做我女朋友不?我这人就这样,有点大男子主义,大大咧咧,不喜欢畏畏缩缩。性格还好,不会敏感。和前女友三年,也没有看过她手机。跟你相处,也是。从来不过问你的私事。你愿意说,我愿意听。但从不去打探。”
 
吴向媛回道:“你给我的感觉,总是太浮了。”
 
陈起文直接道:“你还是正面回答吧。这是改变你的时候,也是改变我的时候。我不在乎你的过去,你的家人,我只在乎现在。”
 
吴向媛回道:“以前我有和你不顾一切后果的想法。但你教给我的太多了。也让我看清了我自己。”
 
陈起文道:“你想想吧。有时候错过一个人就是一辈子。就好像今天咱们见到的那头牛一样。你这辈子还能见到吗?我希望自己不是牛。我希望自己是个坦荡的人,一辈子都是。”
 
吴向媛道:“随缘吧。我总相信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抓的再紧也会走。”
 
如果吴向媛在身边,陈起文会凶她。他直接道:“屁话。我现在都说明了。我在等你的话。你好好想想,回去给我电话。我明天还得早起,看看能不能修好摩托。”
 
吴向媛道:“如果我们过两年,你还未娶,我未嫁,我们就在一起吧。”
 
陈起文无语,他大概想到了,吴向媛为何这样说了。大概她要照顾到她母亲去世之后吧。究竟一个人,在爱情面前有多卑微,陈此刻无法言说。
 
第二天醒来,陈浑身疼。但还是起来去修了摩托。中午再办理托运。再回到酒店,又看到了吴向媛来的信息道:“你只是喜欢我对你的好。可是如果你只是喜欢我对你的好,那么任何人都可以取代我。”
 
陈不知道怎么回复,因为他确实不知道什么是爱。
 
接着吴向媛又发来信息道:“我们以后是朋友,情人就算了。我突然发现,我这样到底是为什么,图什么,剩下什么?”
 
陈起文心里想,这女人一晚上又没睡好吧。他回复道:“我呢?我图什么?”
 
吴向媛回复道:“你自己说的,你寂寞,孤单。”
 
陈起文道:“再过两年,也许你还会这么问。再过十年,你还会这么问。你这一生图什么?剩下什么?”
 
吴向媛道:“十年后,我有什么?连疼我的人也没有。”
 
陈起文道:“我在听你说,我在问候你。当有一天我们互不问侯的时候,我们关系才淡了。”
 
吴向媛道:“你知道吗?你给我多大希望,就给了我多大失望。我一次次反省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对。”
 
陈起文道:“我觉得我们以后还会吵。你性格里细心,敏感。我粗犷。但我从不试图改变你。”
 
吴向媛道:“你没有明说,但你一直在引导我。”
 
陈起文道:“当我给你希望的时候,你没有勇敢。所以我也就不再勇敢了。因为我不是上帝,我不知道未来。我都是做好现在。”
 
吴向媛道:“我在家压力大,心里烦,我每次心情不好想给你说,但我发现,没有办法给你说。你不是在忙这,就是在忙那。我理解你要工作。”
 
陈起文道:“有句电影台词是,我爱的是你爱我。”
 
吴向媛道:“我喜欢你,可是你有一点点喜欢我吗?”
 
陈起文道:“喜欢。”
 
吴向媛道:“你认真说。”
 
看着这话,陈起文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认真说。喜欢就是喜欢。女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
 
陈起文还是继续道:“喜欢”然后加了一句:“中午一起吃饭。”
 
吴向媛终于回道:“我太自卑了。我总想做好自己。可是你不知道那种无力,煎熬,那种疼。”这大概是陈起文听到吴向媛说的最真的一句话了。
 
他说:“我知道。傻妞。所以你走不出来,别人走不进去。你一辈子总会猜疑。其实人生有时候很简单。大胆向前走,谁也看不完尽头。一个人和两个人都有苦恼,但肯定也会快乐。因为害怕离婚而不结婚,是荒唐的。”
 
吴向媛说:“其实你不知道,就那次你姐突然来你房子。我正好在。你姐跟我说话,看我,我都很紧张。我都想藏起来。可你不许我躲。所以感觉很尴尬。”
 
陈起文道:“你尴尬,所以弄的我尴尬。你就大大方方的。”
 
吴向媛道:“说过来,说过去,你喜欢我的好。但我对你的好,谁都可以代替。如何一个人可以被代替,那说明她不重要。”
 
陈起文不知道怎么回复。每个人都要找到那个不可代替的人吗?谁是你不可代替的人?像父母那样的人?不知道。也不知道怎么去找。
 
此刻陈起文又想起那头凝视他的牛儿,它就站在那里,好像说了无数的话,它告诉陈起文,你看看这树,你看看这花,你看看这水,都是这么美。可是大自然周而复始,有些东西死了,有些东西生出来了。没有谁是不可替代的,所有的死亡都是相同的,所有生命的诞生也是相同的。那么什么是不可代替的。只有生长的过程吧。
 
也许我也会遇到一个女孩,在这个女孩面前,我卑微的就像一头牛。可是当我卑微的时候,我又想抬起头。这样的话,我确实不愿意和她在一起了。
 
就像舒婷诗歌里写的那样: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可是伟大的爱情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是伟大的。伟大是一个“形容词”。可爱情该如何形容,对于每个人而言,答案注定是不同的。
 
陈起文想到这里,就不再执迷了。也许就像吴向媛说的,随缘吧。过两年,也许答案会更清楚了。无论答案是什么,都会清楚的。
 
吴向媛昨天在天域草原上还说这样的话:“我没想到你来,就好像做梦一样。你突然给我打电话,我以为你逗我呢。结果你真来了。”
 
陈起文想到另一句诗:“我的卑微像一场梦,连梦都不够真实!”
 
摘自独立学者,作家,国学起名师灵遁者短篇小说作品。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1-06 点击:
王中王中特网资料大全热点信息
  • 古力娜扎穿厚外套漫步海滩画面梦幻古力娜扎穿厚外套漫步海滩画面梦幻
  • 国考报名近80万人过审 职位竞争冰火两重天国考报名近80万人过审 职位竞争冰火
  • 为何女王中王中特网资料大全被拐卖后,很少有人能逃出来?为何女王中王中特网资料大全被拐卖后,很少有人能
  • 女王中王中特网资料大全单杠上练就多块腹肌女王中王中特网资料大全单杠上练就多块腹肌
  • 卡妹吊带红裙艳光四射 派香吻秀事业线卡妹吊带红裙艳光四射 派香吻秀事业
  • 安以轩晒素颜自拍 戴大框眼镜样貌清纯安以轩晒素颜自拍 戴大框眼镜样貌清
  • 64岁赵雅芝黑色皮衣现身酷帅有型64岁赵雅芝黑色皮衣现身酷帅有型
  • 蒋欣素颜遛机场面色红润 走路带风气场强蒋欣素颜遛机场面色红润 走路带风气
  • 清纯可爱美女,清新美丽的清甜可爱微笑姑娘清纯可爱美女,清新美丽的清甜可爱
  • 可爱小萝莉清新脱俗,可爱清纯,美丽大方可爱小萝莉清新脱俗,可爱清纯,美
  • 大气优雅的比基尼美女,沙滩比基尼美女大气优雅的比基尼美女,沙滩比基尼
  • 日本美女椿原爱,火辣身材私房写真日本美女椿原爱,火辣身材私房写真
www.iopen.cn 爱开王中王中特网资料大全©版权所有 转载请保留爱开王中王中特网资料大全版权信息